最近,浦东惠南镇西门锦绣苑西苑小区的阳性感染者终于“归零”,居民刘亚兵也回到了岗位上,作为浦东城管国际旅游度假区中队的副中队长,继续支援其他街镇的防疫工作。3月份上旬,小区发现阳性感染者,刘亚兵被封控在家,但他也没闲着,意外成了“红心志愿队”的创始人。和上海不少小区一样,刘亚兵家..." /> 宠物时代-关注互联网和SEO的原创文章

居委会被“封”之后,他一个人组起了一支队伍

class=”articleBody”>

最近,浦东惠南镇西门锦绣苑西苑小区的阳性感染者终于“归零”,居民刘亚兵也回到了岗位上,作为浦东城管国际旅游度假区中队的副中队长,继续支援其他街镇的防疫工作。3月份上旬,小区发现阳性感染者,刘亚兵被封控在家,但他也没闲着,意外成了“红心志愿队”的创始人。

和上海不少小区一样,刘亚兵家所在的浦东惠南镇西门锦绣苑西苑小区也碰到了糟心事:居委会干部被隔离在隔壁小区,物业人手又不够,住着1400多人的小区一下子失了“主心骨”,防疫局面变得复杂困难。

刘亚兵或许是小区里最早得知这件“糟心事”的居民。那是3月11日晚上,刘亚兵接到了来自惠南镇城管中队同事的电话:“刘队,我们来给你们小区做核酸了,居委被封联系不上,只能请你帮忙,我们接了医生马上过来,拜托啦!”

挂掉电话,刘亚兵穿上制服,一路小跑来到小区东门口,与赶到的城管队员讨论核酸检测动线,借来扩音喇叭录制核酸检测通知。因为小区处于封控状态,城管队员只能在外围帮忙,刘亚兵一人在小区内协助核酸检测工作。

这是他承担抗疫志愿服务的第一个任务,但完成得不尽如人意。那天晚上,他用喇叭把邻居们叫到楼下做核酸,从半夜11点一直忙活到第二天凌晨3点,等他终于回到家里躺下,却迟迟无法入睡。核酸现场的一幕幕,在脑海中重现:现场秩序混乱、精确住户数无从知晓、居民核酸采样率无法保证、居民们的抱怨……这些都令他有一丝泄气。

“核酸检测的组织比我想得要复杂,单靠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。”况且,这还是小区封控之后的第一次全员核酸检测,想到这,刘亚兵决定把更多人拉进志愿团队,首先想到的就是同行。第二天一早,他就召集同样在小区隔离的城管队员周瑜、朱盛辰,成立“城管志愿小分队”,接手了小区的防疫工作。

三个人又在微信群里发动居民加入志愿团队,只用了半天就招募到50多人。起初,三个人也有迟疑。“我在群里和邻居们说,我们三个人是城管队员,号召大家参与小区管理完全是自发行为,没有报酬,防护物资也一时无法保证,大家还愿意加入吗?”周瑜说,“没想到,大家特别支持我们,这一点让我很受触动。”

复盘了第一次全员核酸的种种漏洞之后,志愿者队伍立即启动了成立之后的第一项重要任务——对小区实有人口进行摸底。志愿者队伍在刘亚兵的带领下进行地毯式排摸,在小区居民的配合下,确认小区实际户数为578家、1400多人。随后,志愿者们又同步在各自所在的楼栋群和楼栋志愿者小分队,减少楼栋间的接触和人员流动,阻隔疫情传播链条。

从“城管志愿者小分队”成立的那一天起,刘亚兵每天都忙得很规律。每天6点左右,惠南镇城管中队队员接上了医护人员送到小区门口,刘亚兵带领志愿者在门口集结,开始保障核酸检测秩序。中午核酸检测结束后,三名城管队员就地吃午饭,碰头分析工作难点。下午,三个人再带领志愿者巡查小区、分发快递、落实消杀工作、解答微信群里居民提出的各种问题,缓解大家的焦虑和不安。小区志愿者队伍也从50多人增加到80多人,大家还给队伍取了名字“红心志愿队”。

封控期一旦拉长,很容易出现基层人员精力、体力不支的情况。大家顺势调整了防疫工作方法,转为“长期作战”模式,服务小组更细分:志愿队伍分成楼栋组、快递组和核酸组,职责更加明确,大家可以有序地开展疫情期间小区内的各项管理工作。

志愿者队伍不断研究改进核酸线路,找来了油漆、皮尺画起来间隔两米线,后续核酸现场更加有序;大家借来了卡车将物资运送到各楼栋分发,提高物资发放效率、减少人力;为了确保独居老人们的买菜、就医问题,一部分志愿者专门承接上门服务工作。

坚持工作一个多月之后,小区阳性感染者已经“归零”,包括刘亚兵在内的三名城管队员已经返回岗位,志愿一线抗疫,但至今,这支“红心志愿队”仍在运转。

 
责任编辑:卢小凡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  • 友情链接